標桿。這是本次轉型升級中政府一直在尋覓的東西。廣州市一共定了15個示範點,它們的任務是,在20 16年帶動6 0家市場實現轉型升級。對於市場中的引領者來說,他們認為,轉型升級應該是什麼樣呢?
  當四面八方的來客到達地鐵廣州火車站站,通向地面出口的走道上,隨處可見各種服裝市場的廣告,昭示著流花服裝商圈的繁華和競爭之烈。這個年交易額達到數百億的服裝商圈號稱中國第一服裝商圈,養活了依附它的百萬人口,包括那些遍佈珠三角的制衣廠工人。
  紅棉國際時裝城就在離地鐵廣州火車站D 4出口僅10米的位置。今年,這個由紅棉大酒店衍生而來的服裝批發市場與著名的白馬服裝市場一起,進入了廣州專業市場升級改造示範點的名單,成為流花商圈的先行者。
  “市場一定要有人氣”
  走進紅棉的一樓,撲面而來的空調冷氣和寬敞的走道讓人錯覺是進了一個百貨商場,然而市場里的人聲鼎沸會迅速撲滅這個念頭,沒有一家百貨商場會有這樣的人氣,這麼多的貨品。擁有“爆款”的店鋪,看店的小弟不得不站在凳子上,高高地監控著店內的生意。
  “沒有人氣算什麼市場?市場一定要有人氣。”聽到記者描述一樓的生意,紅棉總經理卜曉強直言,“為了打造人氣,我動了不少腦筋。”
  但是,為了進行升級轉型,7年來紅棉時裝城的商戶已經削減了一半。卜曉強介紹,從2007年8月份全面升級改造以來,紅棉的商戶已經從過去的3300戶減少到了現在的1500戶。
  “為什麼減少?有些不符合市場發展的商戶就把他分離出去了”,卜曉強說,這個數字還在繼續減。他打了個比方,3000多戶占一個地方,就是賣襪子,軟塑料袋1塊錢一大包,文胸100塊能買12個,“這麼搞法像農村的集貿市場一樣,那不行的,不上檔次的,要分流出去。”
  儘管紅棉在裝修上進行了大量投入,但當地的消防部門並不完全放心,還是經常會過來巡查。
  “一個批發市場里沒有現貨,就像開交易會一樣,有沒有可能?這不可能。現貨、現金、現場,取締不了的。我個人的理解就是,你沒把貨堆到街上就可以了。”卜曉強認為。
  “只當房東,是不行的”
  對於轉型升級,卜曉強有他的理解。“轉型升級不是拼資金,也不是裝修豪不豪華,關鍵是思維的轉變,要把發動者的角色轉為經營者角色”。他認為,目前的專業市場里,房東角色的占了90%,幾乎所有的市場開發商都是房東角色。
  “只有你自己在經營,才會關註市場的走勢和趨勢,如果只當房東,租客每個月交錢就行,你賣什麼我不管,這是不行的。”他給自己的市場定位是國際化、市場化和品牌化,如果不符合這個定位,就將這些商戶分離出去。原來紅棉國際時裝城的自主品牌程度是25%,現在已達60%。
  分離商戶不會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嗎?“我舍掉的是暫時的利益,得到的是市場的品牌。‘紅棉’這兩個字的無形資產不是花多少錢可以打造的。很多市場在喊廣告:免費、不要錢。喊了半天也是不旺的。”他舉例說,紅棉正式開業的時候,周邊也有市場在免租,雖然吸走了一些白馬和紅棉的客戶,但是一段時間之後,客戶又回來了。“不要錢(租金)你連小妹的工資都掙不了,在這裡一個檔口月租兩三萬元,但起碼能賺到錢……你要搞清楚商家是想乾什麼的,他不是想省這一點租金的,他是想做生意的。”
  “物流倉儲,要警惕壟斷”
  “2007年到2009年這段,廣州搞過一段時間的專業市場升級改造。當時要求專業市場是園區化,沒怎麼提就地升級。這一次政府不單強調轉型升級,而且還有標準……同最初‘一刀切’的口徑不一樣。”卜曉強認為,這次文件修改以後更人性化了。
  卜曉強表示,儘管幾年前提過搬遷,但是當時的市場人士並不是很緊張。“你說搬就搬,這裡面的利益怎麼解決?整個流花商圈10萬人吶,10萬人沒有飯吃,後面還影響了100萬人口。政府拿多少錢打發他們走?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他說,後來政府換屆之後,新一任的領導果然對流花商圈進行了新的評價,說要培育和扶持這個市場健康發展。
  他建議,政府在引導市場轉型升級時先摸清業態:第一種,像白馬,是搞經營的,引導市場朝國際化方向走,是健康成長的;第二種,純投資的,投資者買下檔口,然後收進場費;第三種是群租的房東派,“把內部裝修一下權當轉型升級了”。第四種是介於投資和房東之間的,考慮少投入多賺錢。
  “政府要轉型升級,首先要把投資派和房東派轉變為經營派,要經營市場,而不是收租的角色。”卜曉強說,不過精確的定位和精細的分工,最後還是由市場來主導和決定的。
  至於政府部門正在謀劃的物流和倉儲規劃他表示,謀劃這個平臺出發點是好的,但是要警惕壟斷。“這就跟大家對那個冰鮮雞的看法一樣。當時大家老是在討論口味,我就說這不是一個口味的問題,是指定的問題。指定了之後就有可能催生價格壟斷,那麼價格就有可能高。”
  紅棉為什麼拒絕網易
  “我一直不是很熱衷於電商,因為我很自信我這是源頭,原廠地。電商對哪些東西有衝擊?尾貨和二、三、四級批發市場”,卜曉強稱,網易今年年初跟紅棉談一個合作項目,想做定位高檔白領的服裝,價格在1280到2800元之間。但是紅棉沒有做。儘管認同轉型升級,但他不認為這意味著所有市場都應該嘗試電商。
  “電商對我們有衝擊嗎?有衝擊。但是現在的商家非常理智。過去一個新版可以賣一個季度,現在20天就換一個新版了,這樣的話電商怎麼衝擊我?當你衝擊我的時候我都賣完了,衝擊不到我。”卜曉強說,他跟一些電商專家參加論壇的時候,一些電商接受不了他的觀點,“現在風向轉了”,很多人又反過頭來同意他的觀點了。
  卜曉強表示,作為直接與工廠相連的一手批發市場,很多商戶擔心的是被抄襲和仿版。
  “我從沒相信過電商會把實體店消滅掉,現在國內的衣服也貴了,廣州的批發市場批發出去過千的(衣服),比比皆是。”卜曉強認為,高檔商品的一手批發,是不可能那麼容易被電商衝擊到的。除非電商直接去跟廠家掛鉤,但是成本會提高很多。
  我舍掉的是暫時的利益,得到的是市場的品牌。“紅棉”這兩個字的無形資產不是花多少錢可以打造的。——— 卜曉強  (原標題:七年紅棉捨棄一半商戶)
創作者介紹

工程部

akzdirhq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