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
  六一兒童節將至,有一些孩子值得我們特別關註。他們不是孤兒,但他們可能比孤兒還苦。
  27日,媒體報道稱,在深圳寶安區石岩街道,一個48歲的男子,突然拋下11歲的女兒和10歲的兒子,離開出租屋,不見蹤跡。他走時,只給了孩子10元錢,若不是班主任老師到出租屋訪問,兩個孩子被餓死可能都沒人知道。
  兩個孩子的遭遇讓人同情。羊城晚報記者與廣東衛視“社會縱橫”欄目聯合調查發現,社會上大量存在“事實孤兒”,他們父(母)尚在,但由於父(母)由於疾病、犯罪、離家出走、去向不明等原因,導致實際上沒有撫養他們。但他們不能進福利院,不能享受國家的相關救助,也不能被收養。
  據統計,截至2011年12月20日,全國共有58萬“事實孤兒”。
  記恨
  不想認離家8年的媽媽
  在廣東汕頭潮陽區海門鎮,5月13日,記者見到小婷,她與14歲的姐姐、15歲的哥哥擠在陰暗、潮濕的一間小屋裡。一個舊柜子,一個小飯桌,就是家裡的全部傢具。他們蓋的棉被髮霉,他們沒用過蚊帳。小婷說,不要管它,咬了之後隔一會兒就消了。
  2006年,小婷的父親因車禍去世,母親當年就離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過去,三兄妹跟著年邁多病的爺爺以撿垃圾、賣破爛為生。去年爺爺一病不起,生活的重擔全落在了大伯一個人身上。
  大伯也是靠撿破爛、打零工度日,一個月收入1000多元,還要養自己家的老人、小孩,生活很艱辛。每天,大伯給孩子們送來飯菜,但常常主食是白粥,菜就是一條鹹魚。
  記者:“想媽媽嗎?”
  小婷:“不想。”
  記者:“如果她現在回來,你們還會叫她一聲媽媽嗎?”
  小婷:“不會,我不想認她,心裡面恨她。”
  埋怨
  爸爸殺人兒子“二進宮”
  每個“事實孤兒”都有不為人知的心酸。
  5月23日,在廣東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小明正在打籃球。讓人難以想象,這個朴實、單純的大男孩已經是“二進宮”了:2010年,小明因盜竊罪第一次被送進少年犯管教所;2012年3月,又因盜竊罪“二進宮”。
  經過少管所工作人員的用心調教,小明的心態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但面對前途,小明依然感到非常迷茫。“我爸爸殺人坐牢了,從我出生後,他就沒給我什麼關愛。我之前就想,假如我哪天出事,即使像他那樣,我也不會覺得對不起他,我就是要故意氣他。”
  原來,在小明一歲時,父親因殺人坐牢,母親離家出走。小明與爺爺奶奶相依為命。小明想得最多的是要掙很多錢,讓爺爺奶奶過得好一些,“不管用什麼方式,只要能掙到錢,哪怕是違法犯罪也無所謂。”
  廣東省司法廳調查顯示,省未成年管教所收押的未成年服刑人員中,有15%是父(母)服刑和有家庭缺陷的。
  省少年犯管教所心理矯正科林警官說,小明其實是個非常單純的孩子,渴望上進,“我聽他講過去的事,特別是同學的歧視,我很難過,這不是一個孩子該承受的,他不該是一個問題少年,不該像個孤兒一樣沒人管。”
  困境
  “事實孤兒”收養難
  “事實孤兒”若能被收養,可能還能彌補父愛、母愛的缺失。不過,熱心市民即使想伸出援手,面對現實仍困難重重。
  範期宇夫婦被戲稱為上海的“史密斯夫婦”,他們合謀騙取了一名溫州商人8000多萬元的投資款。2010年10月28日,範期宇被抓,妻子生下女兒萱萱後也被抓。範期宇被判15年有期徒刑,妻子被判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父母進了監獄,萱萱成了“事實孤兒”,誰來照顧她?小萱萱的祖父、祖母因為身體、經濟等原因拒絕接收孩子。
  經過媒體報道,一位姓馮的女士找到法院,願意代為暫養。萱萱在馮女士家生活半年,但不久後生了一場大病,情勢急轉:馮女士擔心孩子出事,不知道如何向萱萱父母交代。
  幾經勸說,馮女士提出條件,若要繼續養,萱萱必須與親生父母斷絕關係,但範期宇不同意。
  經法官聯繫,萱萱又被一名姓謝的阿姨收留。10天后,謝阿姨就將萱萱退回法院,因為她擔心萱萱可能有遺傳病。謝阿姨的鄰居張奶奶主動收留了萱萱。然而老人明白,自己68歲了,身體不好,有時要抱起她都力不從心。
  經過聯繫,萱萱又被送到新的地點撫養。當萱萱走的時候,張奶奶與萱萱抱頭痛哭。
  探因
  父親出事或母親出走
  “事實孤兒”何其多!
  在汕頭,一批從機關退下來的老幹部發起成立汕頭市公益基金會。2012年8月,該基金會偶然發現了“事實孤兒”群體,他們覺得這些孩子是更應該被重點關註的對象。
  基金會隨即向汕頭市民政局發函,希望民政局能協助他們在全市範圍內摸底,最後確認汕頭有627個“事實孤兒”,與汕頭748名孤兒的總量相當。到今年5月,“事實孤兒”增加到650人,年底可能到700人。這些孩子中,父親死去、殘疾或者重病之後母親失蹤的,至少占90%。
  母親的出走,成為這些孩子陷入困境的共同原因。這些不幸的家庭,大多原本就十分貧窮,母親大多來自外地更窮的地方。一旦失去丈夫,覺得生活沒了信心,往往會選擇拋棄子女失蹤。
  汕頭市公益基金會會長張澤華說,每次走訪,看到這些孩子的處境,“心裡實在是難受啊”。
  未來
  建普惠性福利制度
  兩年來,汕頭市公益基金會傾註了大量精力,竭力幫助“事實孤兒”。可民間公益組織力量顯然有限,“事實孤兒”問題的解決,有賴於政府出面解決。
  對汕頭髮現的“事實孤兒”,公益基金會按照每人每月300元的標准予以資助,在基金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鄭俊欽看來,標準依然偏低,“這些孩子除了生存問題,還有健康、教育等各種問題需要我們去幫扶。”
  實際上,民政部門已經意識到,在孤兒之外,一些孩子同樣迫切需要政府的關心。國家民政部的思路是,擴大適度普惠型兒童福利制度。
  去年7月,廣東也發文,擬建設覆蓋全體兒童的普惠性福利制度,也就是說,將兒童群體分為孤兒(分社會散居孤兒、福利機構養育孤兒)、困境兒童(分殘疾兒童、重病兒童和流浪兒童)、困境家庭兒童(分父母重度殘疾或重病的兒童、父母長期服刑在押或強制戒毒的兒童、父母一方死亡另一方因無法履行撫養義務和監護職責的兒童、貧困家庭的兒童)、普通兒童四個層次,分類型予以細化關照。
  廣東衛視“社會縱橫”6月1日
  23時05分將播出相關報道
  尹安學  (原標題:“事實孤兒”有誰關愛)
創作者介紹

工程部

akzdirhq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