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的白溝國際商貿城打出歡迎商戶入駐的條幅,目前入駐的商戶約有8成攝/法制晚報記者 平影影
  法制晚報訊(記者 平影影 王妍 王田) 西城與廊坊簽約建批發基地的合作剛剛落聽,今天上午,記者從丰台區獲悉,5月8日丰台區與河北保定的白溝新城有一個戰略合作會議。除丰台區政府、區商務委外,大紅門商圈的企業、商戶代表等也會參與會議。但目前是否簽約,如何談合作發展,還未有確定消息。
  西城與廊坊的合作之所以引發關註,無外乎其將涉及“動批”遷址問題,丰台的這一動作,又讓人聯想到大紅門批發市場的動遷。
  從大紅門商戶組團去考察,到白溝鎮委書記在公開場合的“爆料”,似乎都釋放了大紅門將“移師”白溝的信號。
  大紅門商圈的知名企業是大紅門服裝商貿城,其是南苑鄉果園村的村屬企業。上午,果園村宣傳負責人表示,目前企業並未決定要簽約,也不意味著這次會議就是要將大紅門外遷到白溝。
  南苑鄉經濟發展辦公室的負責人也表示,已經通知了大紅門地區的企業商戶等前來聽取戰略會議,但還不確定如何簽約,可能更多的是雙方交流。同時,記者也從丰台區區委宣傳部和區商委獲悉,今天下午他們將就此次大紅門與白溝的戰略合作召開會議。
  最新消息會議名稱透消息 大紅門與白溝將商貿對接
  8日舉辦的合作會議,是否意味著大紅門地區的商業將外遷至保定白溝?
  白溝新城管委會一位胡姓工作人員稱此事“是保定市委市政府的事,不光是白溝新城管委會的事”,其建議記者與相關企業聯繫。
  記者致電負責此對接會相關工作的和道國際商貿有限公司,一位李姓工作人員確定本周確實會在北京舉行“大紅門-保定白溝商貿產業對接會”,但是否意味著大紅門批發市場外遷至保定白溝,該工作人員稱,“沒確定下來,官方也沒有這麼說。”
  對於對接會的具體內容,其表示目前還不方便向媒體透露,“現在也沒確定下來呢,正在不斷地改。”但該工作人員稱,這次的對接會並不是政府對政府的簽約。
  走訪大紅門商戶:短期內不可能遷走
  在去年年底,記者曾對大紅門商圈進行過探訪。黑摩的逆行搶道、手推車上摞滿大包的景象隨處可見,並已存在多年,今天上午再訪時,狀況仍沒有太多變化。
  在京溫商城和大紅門服裝商城中間的路口,一向是黑車聚集地。上午9點,記者看到交通協警、商城保安均在路邊,不讓“趴活兒”車逗留,儘管如此,卻難管住在馬路上東竄西竄的摩的。但有了他們的管理,道路上的秩序也相對好些。
  雖然外界對大紅門將要外遷一事說得沸沸揚揚,但在大紅門一帶的市場里,商戶們仍是和原來一樣,對遷走一事更是覺得“短期內不可能”。一位在大紅門商圈經營多年、已經做到中高端服裝買賣的連先生則稱,之前聽說過有百餘商戶代表去保定實地考察,但那些多是低端批發業態的商戶,他並不清楚。
  但是對於是否要搬這事,連先生表示,商戶們在大紅門扎根多年,基本都是舉家在這邊,甚至連孩子都是在這邊上學。
  他說,服裝買賣全是靠自己集資做起,假如真要“外遷”,政府的政策是最為重要的。如果沒有一個好的補貼或優惠政策保證商戶的利益,單純地讓商戶搬離是不太現實的事。
  探訪白溝印象:“批發”成為其全部標簽
  河北白溝,因其箱包城、小商品城的名氣而廣為人知。其位於北京以南102公里、天津以西108公里、保定以北62公里,在京石高速與大廣高速之間、榮烏高速以北。由於沒有直達火車,木樨園才華長途客運站的長途客車成為到白溝的主要交通方式。
  日前,記者來到木樨園才華長途客運站,40元的車票,10分鐘一趟的發車頻率讓到白溝比想象中簡單快捷。記者坐上車後,2個小時10分鐘就到了白溝汽車站,司機告訴記者,只有遇上堵車時會慢些,但最慢也不會超過3個小時。
  但汽車從開進白溝到進入白溝汽車站的幾百米路途,就用了將近10分鐘。記者註意到,白溝汽車站附近就是中國白溝國際商貿城、白溝電子商貿大廈等,圍繞在這些大廈和汽車周邊的則是一棟棟小型的小商品批發市場和一間間批發商店,玩具批發、文具批發、襪子批發、高碑店豆腐絲批發……對於第一次到白溝的人來說,“批發”是白溝的全部標簽。
  市場:賣箱包一個月掙十幾萬的都有
  記者剛一走出白溝汽車站,就有五六個摩的司機前來詢問。道路上的摩的成群結隊,大貨車隆隆地從各物流站開進開出,吞吐著各地的貨物。
  白溝的街面上沒有公交車,出租車也極為少見,有的只是一輛輛招手即停的擺渡車,2塊錢就能從白溝汽車站繞城裡來回走一整圈兒,前後也不過20分鐘,中間司機師傅還會根據乘客的要求臨時改變行車路線,最後到達白溝最有名的和道國際箱包城。
  記者到達和道國際箱包城時已是下午3點,但其北區停車場的五六百停車位幾乎全滿。按商戶的說法,上午才是批發高峰期,下午不少商鋪甚至會關門。
  在四樓的一間行李箱店,商戶告訴記者,店面一年的租金不過兩萬多塊錢,“生意分淡旺季,有時候一天賣出幾千塊錢,有時候一天只賣幾百塊錢,每個月凈賺的最少有1萬多吧,總之不會賠。”同時也有商戶向記者透露,有的大商戶一個月賺十幾萬的也有,“不是什麼稀罕事兒。”
  優勢:產銷一體 形成規模
  實際上,箱包作為白溝第一大主導產業,現已覆蓋了白溝周邊6個縣市、55個鄉鎮,100多萬人依托白溝市場從事箱包加工及相關服務行業,全國箱包50%產自於這裡,白溝早在2007年就獲得了“中國箱包之都”的稱號。
  在從市區朝箱包城去的路上,記者的確看到不少家庭作坊式的皮包工廠佇立在路邊,外牆打出大大的橫幅和廣告牌,“淘寶供貨,價格從優”等字樣隨處可見。談及白溝箱包產業的成功,連當地的老百姓都深諳其道,記者搭乘的一輛擺渡車司機劉師傅是本地人,他告訴記者,“自己生產,價格便宜,同時白溝這邊的租金什麼也低,所以很成功。”
  到了箱包城,記者在二樓的一家兒童包店里,看到各種各樣的卡通包、書包等,店主對記者報的零售價最高不超過25元,“10個以上就走批發價,會再低兩三塊錢,量越大越便宜。”店主告訴記者,自家有工廠,“除了實體店,我們還做網供,在類似於阿裡巴巴的批發平臺上出售。”在其他包店,即使是零售價也比淘寶的價格低一半左右。
  記者以商戶的身份咨詢招商處的工作人員時,對方稱目前商城商戶入駐率在90%以上,“目前我們專做網供(即只給網絡供貨)的還沒入駐,5月份這裡的商戶會更多。”一般的綜合使用費(包括租金、物業管理費等)多在1300元—1800元/年/平方米,“有的一間商戶面積也就20平米,一年就3萬多,前期我們還有優惠政策,有很多商戶的綜合使用費更便宜。”
  記者查詢《保定晚報》今年3月份消息發現,為了動員白溝新城內的箱包商戶遷入和道國際綜合商貿城,該商貿城已經免去所有搬遷的7000多家商戶5年鋪租,總額約12億元。
  劣勢:品牌低端缺乏自主創新設計
  雖然白溝箱包產業整體向線上發展,但業內認為,白溝箱包仿冒、低廉的形象至今也沒有得到根本的改變,未來或向高端轉型。
  記者查詢資料發現,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白溝商戶開始“買全國箱包,賣全國箱包”,但白溝大量當地企業也開始快速仿製廣州市場的新品,以低廉的價格、齊全的品種,迅速擴大了白溝箱包交易量和影響力。但繁榮背後,卻隱藏著商標意識欠缺、制假售假、無序競爭等問題,以致人們一提起“白溝”,就將其與假冒偽劣聯繫在一起。受此影響,白溝箱包市場長期難以突破發展。從1992年起,白溝鎮政府開始規範市場秩序,全力打擊違法生產和經營行為,同時鼓勵守法企業和商戶積極開拓白溝箱包市場,白溝箱包進入長達10年的治理期。
  但直至今日,雖然白溝的箱包貼牌情況有所好轉,自有品牌也層出不窮,但其依然在走低端路線,家庭作坊式的工廠里,設計師跟著影視明星的包打版;自有品牌缺乏創新設計,相互抄版;粗製濫造,質量難以恭維,人們很難將白溝箱包和“高端”、“國際”等詞彙聯繫在一起。
  商戶:大紅門來了?不會有影響
  當地人對“大紅門”將要搬來的消息堅信不疑。
  “早聽說了,就在和道國際箱包城這邊。”擺渡車司機劉師傅告訴記者,大紅門來到白溝能帶動本地消費,“所以我們還是挺歡迎的。”
  國際商貿城的商戶們則表示:“我們也不知道對我們生意會有啥影響,北京很多貨是從我們這裡進的,我們從浙江義烏進的貨。大紅門搬過來,他們沒有優勢啊。”
  商場一位工作人員也認同這個看法:“這裡的很多商戶都有自己的工廠,成本和貨源擺著呢,大紅門的商戶是沒有這一優勢的,所以只可能共同繁榮,不會說對誰造成什麼影響。”
  文/記者 平影影 王妍 王田
  (原標題:大紅門牽手白溝 將推戰略合作 會議8日在京召開 丰台區今天下午召開內部會)
創作者介紹

工程部

akzdirhq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